◆ 暮雪 | 赤さん受け | 斑比ズ
◆ 天月 | 甘党加湿器
◆ 歡迎提供梗、玩耍或是邀稿
◆ http://www.plurk.com/kelly10329
歡迎來找我玩
◆ 頭像感謝KK /plurk@kkk001

收起个人介绍
   

【J禁/潤翔】嗓音中毒 03

§食用前注意

 ※一般上班族 X 廣播電台DJ

 ※ASMR的延伸,他已經是系列了

 ※既然是系列  前文   走這

 ※這次沒有R18(還敢講這麼大聲喔?

 ※匿名文章心得招募中  google表單→

                                 騰訊問卷    → 







就算櫻井翔在松本潤提出了交往的建議之後,笑著說了好。但對松本潤來說,他依舊沒有搞清楚,櫻井翔在後面說的那句,「以交往作為前提的朋友」是什麼意思。


雖然說和櫻井翔上了床沒錯,松本潤手撐在辦公桌上發呆了一整天還是想不透,現在他們兩個是什麼關係,又或者說他們兩個的關係應該怎麼定義。


砲友?男朋友?還是就只是單純的不小心上了床的朋友。


甚至可以說,他們也不如朋友那麼的熟悉彼此。


諸如松本潤知道幾乎櫻井翔所有的資料,他的身高、他的生日、他喜歡吃的東西、喜歡去的地方、會在房間裡放著芳香劑,或者是糟糕的睡眠習慣。


當然這都是櫻井翔在廣播上講的,儘管沒有特別去記,聽一聽就像是認識多年的朋友會知道對方的習慣一樣的記了起來。


反觀櫻井翔卻對松本潤除了名字以外什麼也不知道,在那次幾乎是意外的性愛以前,松本潤對他來說,不過就只是個會寫信給他的聽眾或是粉絲罷了。甚至連本名也都是那天才知道的。


松本潤每做一個動作就嘆一口氣,就這樣一路嘆到了茶水間,打算給自己泡杯咖啡緩緩情緒。其實他也並不是如此患得患失的個性,但不曉得為什麼一碰上了櫻井翔就變成了這副德性。


「「唉……」」


突然除了自己的聲音之外,又出現另一個聲音,嚇的松本潤抓著咖啡往旁邊彈了彈,定神一看是當初推薦櫻井翔的電台給自己的生田斗真。


「第83次。」生田斗真這麼說,一邊走過去替自己也倒了一杯咖啡,「潤くん是被女孩子甩了?」


「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就好了。」松本潤看著生田斗真這麼說。如果只是單純的告訴櫻井翔喜歡他,然後單純的被甩,松本潤也不必在這裡煩惱的嘆氣。


「該不會是喜歡上、砲友?」生田斗真怪裡怪氣的貼近松本潤的耳朵,小小聲的問他。


有時候他真的希望自己的好朋友好同事的第六感可以不要這麼強。


松本潤愣神的看著生田斗真,發覺自己沈默太久大概會讓對方起疑心,眨了眨眼睛掩飾自己的慌張之後馬上說:「⋯⋯才不是。」


「「如果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就好了。」」


他再次皺了皺眉用驚訝的眼神看著生田斗真,目送著對方越過自己,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走出了茶水間。


今天的最後松本潤要離開公司的時候還是沒搞清楚,自己和櫻井翔的關係到底到哪一步。


或許在松本潤的心中,他們應該要普普通通的一起吃個飯,普普通通的成為偶爾可以聊天或約個見面的朋友,如果有相同的興趣那再好不過了,但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一起喝個酒還是可以做得到。


時機到了再去松本潤認為浪漫的地方告白,吃個氣氛好的燭光晚餐,也許可以安排東京鐵塔熄燈的老套橋段,再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


但是走到公司門口,他卻突然停下腳步,手在感應打卡的感應器前停留了好幾秒。我是真的喜歡櫻井さん嗎?松本潤迷惘了,他的喜歡是因為把櫻井翔當作自慰對象的虧欠?紛絲對於偶像的一種崇拜?突如其來的心動?還是真的喜歡上了。


如果連自己都搞不清楚,兩個人交往起來對櫻井翔也是另一種的傷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嘆了一口氣這麼想,走在公司廣場的腳步也變得越來越沈重,平常看起來很漂亮的燈光,今天也變得過於刺眼。


「松本さん。」聽著耳熟的聲音抬起頭才發現是今天一整天讓自己心煩意亂的人。櫻井翔穿著薄外套站在藍色的燈光下,松本潤收回剛剛那個燈光刺眼的想法,光在櫻井翔身上把他照的有稜有角。


「櫻井さん,」松本潤停了下來朝對方點頭示意,「你怎麼會來?」


「你那天只給我名片,想說直接來公司找你比較快。」櫻井翔笑著回答,「下班好像順路就來了。」


「啊⋯⋯那天只來得及塞了一張名片。」松本潤這才想起來自己匆忙之中在櫻井翔的手裡塞了自己的名片,然後急急忙忙地走了,什麼聯絡方式都沒留下,還真的很沒有在交往的實感。


「當面交換電話感覺比較像真的在交往吧。」櫻井翔存下了松本潤的電話後這麼說,後頭還補了一句,「作為朋友也是。」


這下把松本潤搞得更亂了,他看著櫻井翔的笑臉卻什麼也猜不出來,看著櫻井翔似乎在等自己的回應的時候才脫口而出:「櫻井さん什麼時候有空?約吃飯之類的。」


「這禮拜天?」


「好。」松本潤點了點頭,跟著櫻井翔邁開的步伐走到公司前面的人行道上,準備分開的時候才想到重要的事情,「櫻井さん要怎麼回去?」


「電車,那我先回去了。」櫻井翔向松本潤揮了揮手,準備往車站的方向走。


「那個,不如我載你回去吧?」他急忙地朝著櫻井翔這麼說道,看著櫻井翔詫異的眼神松本潤腦中不斷的迴旋著自己是否太過於唐突又越了界。


但櫻井翔卻是單純又乾脆地答應了自己,當他坐上自己的車的時候松本潤依舊處於一種不真實的緊張感裡面。


他一直覺得櫻井翔的身上有一種香甜的香水味,大概是男性的那種古龍水,混雜了一點體香和菸草的味道,松本潤並不喜歡菸,可是櫻井翔沾到的菸味卻不會過於嗆鼻或搶戲,安分的融合在果香和檀香的香味裡頭。


就連他準備要下車,靠過來解開安全帶的時候,原本安靜的空氣像是被擾亂似的,裡頭的味道又燥動了起來。


「松本さん謝謝你載我回來。」


「不會,也還算順路。」


櫻井翔拿了他的包,一隻腳跨出車子外頭,接著又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回過頭,輕輕的在松本潤的唇上落下一吻,分開的時候還帶了一點狡黠的笑意。


「那星期天見。」他不等松本潤回過神便下了車,關上車門之後還不忘轉身向他揮手道別,接著就走進了大樓的大門。


松本潤愣在原地,車上留著櫻井翔的體香,唇上嘴唇的觸感像是印在上頭一般。


或許在這段感情當中,櫻井翔比自己想的還要樂在其中也說不定。 






tbc

大家好我是暮雪

您的生田・通靈同事・斗真已上線

因為上次被屏蔽了所以這次沒有肉(才不是

進入了正篇我們走心不走腎,但是該有的play都會有的組織放心(?

评论(8)
热度(84)
©暮雪株式會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