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雪 | 赤さん受け | 斑比ズ
◆ 天月 | 甘党加湿器
◆ 歡迎提供梗、玩耍或是邀稿
◆ http://www.plurk.com/kelly10329
歡迎來找我玩
◆ 頭像感謝KK /plurk@kkk001

收起个人介绍
   

【J禁/NS】Capturing Games 01

§食用前注意

 ※S的個性比較誘

 ※和 @饥蝶铜瓶 天使的合作文

 ※大大大長篇(不

 ※匿名文章心得招募中//→(歡迎批評指教QQ




001


誰都沒想到是用這種形式見面的。


就連二宮和也看到他的時候也還是呆愣在原地。他不可能認不出櫻井翔,還是一樣的臉蛋、禁慾中帶點魅惑的眼神、包裹在衣物底下佼好的身材,藏不住的色氣。卻也在哪些地方不太一樣。


在熱鬧的大街上半躺的被另外一個男人擁著,對方的手放在櫻井翔精瘦的腰上,再下去一點點就可以碰到觸感良好的臀部,他也並不介意。


二宮和也不可抑制的出了聲,本以為只是低聲的呢喃,況且在這樣吵雜的環境裡面,細如蚊吶的聲音又怎麼可能被聽到。


「ニノ?」他卻回過了頭,對上二宮和也的眼睛,還是一如往常的靈動又灑滿了星星。他小聲地和男人說了幾句話,好看的笑了笑,就輕輕的從他懷裡走向二宮和也。「敘個舊?」


二宮就這樣跟著他去了一個小酒館,裡面吵鬧的不行,一向在安靜辦公室中工作的二宮皺了皺眉,不過看櫻井沒有任何反感,他也沒有說話,點了杯拿鐵端詳著對面的人。


「別來無恙啊,」對面的人挽起了襯衣袖口,眼神始終沒有對住二宮的視線,「最近在幹什麼?」


「沒什麼,做遊戲。」二宮順著櫻井的視線也看向了他的袖口,那血脈清晰的手腕盡收眼底。


「果然是ニノ啊,這種事情只有ニノ做得出來。」櫻井翔雙手交叉,含笑看著對面貓唇的男子。


「別亂說話,搞得我們很熟一樣。」二宮收斂了愣住的視線,端起手中的拿鐵,吹了口氣。


「喂。」他突然大笑起來,在二宮還沒有反應的間隙伸出手去搶二宮的杯子,「你忘了大學裡面我們上下鋪的事情了?」


到手之後大口喝了一口,然後眨巴著大眼睛看著他,「我記得我們當時都好爽的。」


他沒好意的奪走櫻井喝的熱乎的拿鐵,「還我。」耳後卻因为这句話燙的不行,意外的再也喝不下去了。


該死,他還是和當時一樣耀眼啊。二宮看著宛如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櫻井,隨時一個擺首就是炸弹,一個舉動就是引線,一雙美眸就是媚藥。真想把他用髮膠固定的頭髮弄得服服帖帖,把他敞開的兩顆紐扣系得安安穩穩,把他那雙好看的眼睛附上委屈可愛的光芒。


或者——更加淫糜骯髒。


他們之後的交談就是長久的空白,櫻井吃著東西喝著咖啡,絲毫不在意兩個人之間略有尷尬的氛圍和二宮和也並不看他的目光。他吃的用力,就像心裡什麼都不存放的樣子,也像心中满满當當的样子,但二宮只裝自己沒看到或者毫不介意。


他問起了櫻井翔的職業。


已經無數次端起的拿鐵,在櫻井翔的一句話後就凍結住了,杯子有些重的落在了桌子上,而在櫻井疑惑的眼神對上來的時候二宮早就調整成了無所謂的表情,遞給櫻井一張紙讓他擦嘴巴,露出一個溫暖的微笑,回答上一句那挺好啊。


去見不同的男人女人,陪他們吃飯喝酒,親吻交歡的職業。那挺好呀。


反倒是櫻井在二宮自然的微笑里黯淡了眼神。

他記得走的時候樱井翔提醒他要把拿鐵喝完不然很浪費,自己說了什么来著?反正也是你掏钱?




002



003



二宮和也沒有奢望一覺而醒之後,昨晚不請自來的人會就此消失,就像是他在巨大的工作壓力,和再次見到櫻井翔的衝擊下做的一個荒唐的夢。


這些事情當然不可能發生,二宮和也起床之後還是看到了櫻井翔衣衫不整的睡在自己的床上,揉著眼睛衝著自己笑,但是他只覺得頭更痛了。


「早安。」


「早餐可以自己解決嗎?」二宮和也一邊穿著簡單的西裝,一邊問那個還在自己行李箱裡翻找換洗衣物的人。「廚房浴室你都可以用……你別直接在這裡脫衣服好嗎。」


一回頭就看到對方抓著衣服的下襬,用力往上扯過之後脫掉,保持良好的腹肌和勻稱的肌肉隨著動作拉扯出線條,被藏在衣服底下的窄腰也像是可以用一隻手直接扣住。


「反正洗澡都得脫衣服?」櫻井翔把衣服投進洗衣籃中,故裝無辜的瞪大了圓圓的眼睛看著二宮和也,跨步接近他。「害羞?」


視線不聽話的掃著櫻井的胸膛和那粉紅的肉粒,二宮看著櫻井翔不懷好意的笑臉皺了眉,「要脫褲子也脫掉好了,不是要洗澡?」


「不了,這樣視覺效果更好。」瞪大圓眼睛的人倒是古靈精怪的眨眨眼,徑自去冰箱前翻了啤酒出來,看著二宮無可奈何的轉過身整理自己的公文包,套上了西裝外套,衝他大喊「路上小心!」


二宮看著坐在他電腦椅上面上身赤裸衝自己大幅度擺手的櫻井翔,手指比劃一個不好姿勢,「房租一分都不能少!」關了門。


聽到關門聲后櫻井翔倒是聳了聳肩膀,端著啤酒打量起二宮的家。應該是為了上班方便選擇的地段,離地鐵站比較近一出公寓就是擁擠的人群,也因為著櫻井判斷是二宮租的房子,所以那天拿到二宮遞給他的名片後櫻井掂著行李就來了。二宮的家客廳佔領了近三分之一的地盤,可能為了打遊戲把客廳佈置的像立體影院一樣,全景音響,超大的顯示屏,和全套的手柄,電視櫃上還放著小豬存錢罐。櫻井試著抬了一下,結果因為太重差一點扔到地上。


這個傢伙真是和以前一點也沒變。櫻井還記得以前一個寢室的時候一進門就能看到的那隻存錢小豬炯炯有神的眼神,連兩個人撕扯的時候也是。


開了臥室的燈,櫻井翔才發現他的臥室是冷清的暗色調,床鋪是深藍和白色相間,檯燈是灰的,櫃子是木色。他看到桌子上立起來的相片有他和他的父母,還有他的畢業照,還有……他們兩個的合照。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拍的,他和他故意對著鏡頭擺出搞怪的樣子,他還一手環過二宮的脖子彎腰把全身重量壓在他身上,笑的快要溢出相片。


「那時候啊……」櫻井把自己攤倒在床上,感覺上面還有兩個人睡覺時的溫熱氣息,揉了揉太陽穴。


二宮和也回來的時候進門就是一個擁抱,那個人甚至還用他毛茸茸的頭髮在自己脖頸處蹭了蹭,有些煩悶的把頭向後躲著櫻井翔的進攻,一邊把外套包都卸了下來。


「你不去接客?」二宮拜託了櫻井翔給自己倒了一杯涼水。


「不要說得那麼不堪,也就是陪他們說話而已。」像是有些不滿二宮給自己工作的定義,他把二宮放下的包扔到了應該放的地方。「要去的,不過等你回來。」


二宮好奇的看著有些頹唐的背影去換了衣服就準備出門。「喂!你要穿這個去……上班?」


櫻井穿著緊身深V的背心和皮褲,衝著二宮突然地燦爛一笑,「沒,就看你攔不攔我。」說著又帶上了一件夾克,「那、我出門啦~」

真是,又被擺了一道。


二宮有些懊惱自己面對櫻井就會變得失控,灌了一口涼水就發現了廚房很顯眼的東西,一張字條被插在了存錢罐的入幣口處,還被搬在了餐桌上。正想發火的二宮看到上面的字跡就洩了氣。

『二宮樣,為你準備了晚飯喲。合租起始日快樂!』

後面還畫了像外星人一樣的兩個火柴人。


真是那這個人毫無辦法啊。二宮拉出椅子打開了用保鮮膜封住的飯菜,雙手合十對著空氣說了一句ぃただきます,吃了一口蕎麥麵。


「嗯、這家外賣不錯。」



TBC


free talk

大家好我是暮雪//

謝謝二正小天使願意跟我一起合作,也不介意我拖很久TT(爆

這次的文應該會很長很長,希望大家還喜歡u////u

如果有什麼建議都歡迎跟我說 > < !

最後謝謝點讚、留言、關注、推薦、閱覽的各位

也謝謝看到這裡的你,我們下次見//


 
评论(3)
热度(44)
©暮雪株式會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