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雪 | 赤さん受け | 斑比ズ
◆ 天月 | 甘党加湿器
◆ 歡迎提供梗、玩耍或是邀稿
◆ http://www.plurk.com/kelly10329
歡迎來找我玩
◆ 頭像感謝KK /plurk@kkk001

收起个人介绍
   

【甘党加湿器】獻給你的星空◆01

50粉大感謝QQ


§食用前注意

 ※感謝  @月蝕音迴 的點文!tag◆starduster(非常抱歉遲了相當久的時間(跪

 ※女性向文章

 ※ニコニコ歌手同人 ,請勿代入三次元

 ※\\外星人(?)X天文學家paro注意//

 ※私設如山(跪

 ※目前沒有什麼戀愛的感覺非常抱歉

 ※BGM:【伊東歌詞太郎】Starduster【歌ってみた】

 ※匿名文章心得招募中//→(歡迎批評指教QQ

 以上不適者請按要你右上角美麗紅色叉叉離開

OK?↓


輕輕睜開眼睛 眼前是黑色的空之海 

向一億年遠的地平線 流逝而去

#

住在這裡的這段期間伊東歌詞太郎和天月睡在一房,因為其他房間(不管是儲藏室還是客房)都擺滿了天文用具和資料,實在沒有地方能讓客人歇息。

被早晨的鳥鳴吵醒,天月看了看鬧鐘上的時間,9:23,距離他睡覺才過了不過三個小時。天月抹了下臉,眼角瞄到發光的球體,他就算在怎麼記性糊塗都知道那並不是自己的東西。

關在玻璃球體裡的是一整片的星空,像水一樣的流動,不斷在各個行星間移動。他伸手去觸碰離自己並沒有多少距離的玻璃球,黑像是布幕一樣落了下來。

他發現浮在黑色的空間裡,床鋪和棉被都消失不見,而自己就置身於這個潑墨的地方。他覺得這是一場夢。

接著他周圍開始閃出一個個的星點,參宿四、牛郎星、銀河、夏季大三角,他悠遊在其中看著宇宙不斷的變換。他開始懷疑這是一場真實的可怕的夢。

但是掐緊脖子的窒息感提醒他正並不只是一場單純的睡眠幻想。而是真正的、確實的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開始發冷,也對,這裡如果真的是太空,能待上一秒都是奇蹟。

「天月君?」伊東歌詞太郎搖了搖天月的肩膀,驚訝的發現他的冷汗濕透了全身,伊東歌詞太郎更加用力的拍了拍他,直到失焦的眼睛回覆正常。

「歌詞桑……?」天月生疏的打了聲招呼,甩著頭試圖揮去剛才缺氧的感覺,卻還留在剛才失重空間和震撼的餘韻當中,「剛才……那是什麼?」

「那個……」伊東歌詞太郎難得的露出了一個困擾的表情,這是迄今為止天月看見除了笑容以外的表情,「是我工作的時候用來紀錄的東西,會模擬當時紀錄的情況。」

「抱歉因為睡覺的時候還要紀錄就放在那裡了,雖然有稍微減緩了效果……很可怕吧……」伊東歌詞太郎滿臉歉意的說到。

「不、是我自己亂動的……是我不好。」天月急忙道了個歉。感覺沒有多久的太空之旅醒來後卻已經是夕暮時分,縱使腦袋還很混亂,但天月像是想擺脫沉重的氣氛,他勉強的略起微笑開了口,「還是上工吧?」

觀星的工作相當安靜,在這裡人煙稀少通常都是最好測觀星象的工作環境,天月也很意外自己這樣一個喜歡熱鬧的人能夠習慣如此的工作。

並不是只有少數人說過解說組的天文學家比較適合他,也許是因為這樣看星星才能發現自己的渺小,又或者天月就是喜歡星星,喜歡這個工作。

他畫完例行的星空觀測圖,一抬眼正好瞅見伊東歌詞太郎默默的看著滿佈的星斗天文台中不多的燈光打著他的側臉顯得比往常還有稜有角。

天月調了個數據走下觀測台,「在看什麼?」他問。

「沒什麼。只是我從來沒有從這種角度看過星星。」伊東歌詞太郎沒有回頭,「覺得很美。」

一陣沉默。天月知道所謂的角度指的是什麼,不同於圓頂似的天空,伊東歌詞太郎所處的地方是更加孤寂更加黑暗,卻也更加立體的被星空包圍。


「……那裡,很冷嗎?」


「嗯?……很冷啊。」伊東歌詞太郎花了一段時間才了解天月指的是什麼。「也很寂寞。」最後又補充了這句話。

整個星系都只有自己的孤獨感和自己原野上一個人或許無法比擬,天月還是稍稍能夠體會那種冷到骨子裡的寂寞。


「不過就跟天月君很喜歡自己的工作一樣,我也很滿意現在的工作。」伊東歌詞太郎笑了,並不商業也不表面,而是真正發自內心的笑容。


「……歌詞桑,我們明天去看星星吧。」


#


吸入真空的溫度之中

感受即將凍結之前

請給這個身體一份的

                                               TBC


Free talk

大家好我是消失了的暮雪(跪

要和這段期間會被我一直打擾的yune桑說聲非常抱歉(面壁

覺得自己各方面退步了非常多,文卡到世界盡頭卻還是沒什麼頭緒、想法太細碎……我還有太多地方需要學習……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有趣的梗真的非常抱歉


最後謝謝點讚、留言、關注、推薦、閱覽的各位

也謝謝看到這裡的你,我們下次見//


评论
热度(18)
©暮雪株式會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