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雪 | 赤さん受け | 斑比ズ
◆ 天月 | 甘党加湿器
◆ 歡迎提供梗、玩耍或是邀稿
◆ http://www.plurk.com/kelly10329
歡迎來找我玩
◆ 頭像感謝KK /plurk@kkk001

收起个人介绍
   

【J禁/相櫻】空高く

§食用前注意

 ※相櫻本「空高く」中收錄的片段,可以作為小單元看

 ※「空高く」預定表單 持續到6/20喔 >3<

 ※匿名文章心得招募中//→(歡迎批評指教QQ

 ※機長X空少  前篇(R)→  

ok?





01.Tokyo

每次外面都是一望無際的天空。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三萬五千公尺的高空總會有讓人驚奇或是迷人的地方。

無數的雲霧堆疊、乾淨清澈的天空,或是起飛後漸小的建築物和人。就算看了無數次,都還是能夠找到獨一無二之處。

櫻井翔再過二十分鐘就準備結束這次的工作了。雖然是個長時間又距離遙遠的飛行,可是結束之後他有個長假可以放,長到可以規劃一個難得的旅行,或是和許久未見的朋友約場飯局。

但是在這些之前,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人需要詢問。他見到那個人的時間比他的所有朋友都還少,在日本的時間也總是錯開。

他在結束最後的機組確認之後,一邊和其他同事道別一邊傳著簡訊和對方打招呼,最後得到了對方一串的可愛表情符號才停止對話。

等到櫻井翔拖著行李箱回到離工作地點不遠的住處,早就是接近深夜的時間,長時間處於時區錯亂之後,櫻井翔倒也沒有特別想睡覺。

「我回來了……」他對著空無一人的家裡小聲地說了一句,雖然和對方幾乎算是同居了一段日子,兩個人要見面仍然有些難度,即使他知道相葉雅紀有很大機率不在這間房子裡,他還是習慣性地對著這個好久不見的房子打了聲招呼。

他走入玄關之後把西裝外套掛上餐桌的椅背,接著聽到了一些聲響才覺得家裡似乎不太對勁。

微小的碰撞聲大概是從身後——自己的房間——裡鑽出來的。櫻井翔有些僵硬的愣了愣,同一個動作在空中固定了好一段時間,卻遲遲不敢轉過去確認究竟有什麼東西。

那裡是他平常睡覺用的寢室,如果真的有什麼妖怪鬼魂,櫻井翔就會因為怕得睡不好,明天一大早頂著整天的水腫和黑眼圈。幸好明天休假,還不必以疲憊的姿態見人。

最後櫻井翔心一橫,打算閉著眼睛轉身之後就直直走去房間裡開燈。他走到了門口,啪的一聲用力打開門,然後就被大叫的聲音嚇到差點跌倒。

「翔ちゃん!」櫻井翔一聽就能認得出來那個聲音,帶點沙啞,還有一點點太陽的味道,夾雜了一點笑意。

剛剛相葉雅紀也正好要從房間裡出來,才要開門就看到推門而入的櫻井翔,兩個人就這樣差點撞到對方。

「相葉雅紀!沒事幹嘛嚇人!」櫻井翔伸出手往對方的方向威嚇性的空揮了一下,幸好並不是什麼怪力亂神,如果是這樣的話他說不定會飛奔出門。

「想說你回來了,聽到聲音本來要出去的。」相葉雅紀躲開了他的揮擊,呵呵地笑了起來,露出曾經被櫻井翔說過漂亮的笑容。

兩個人說起來也是有超過三個月的時間沒見了,平時在不同的機組,錯開了飛行時間,這次相葉雅紀回到日本,櫻井翔說不定已經在歐洲,反過來說也一樣。只能在有空的時候打長途電話聽聽對方的聲音、偶爾在視訊上見面,或是在要入睡之前聽著對方的聲音入眠。

兩個人都是在三十歲之後才坦承心意在一起的,甚至被兩個人共同的老友說是一把年紀了還像是個小情侶一般,純情得就是個高中生似的,就連牽手接吻也不敢,然後兩個人再反駁他這樣有什麼不好。

再相遇之前兩個人都早已決定專心事業。工作的關係所以不能經常和另外一半見面,他們兩個的前幾任也都是這樣才漸行漸遠,所以找另外一半或是結婚對他們來說就是暫且不管的狀態,但是或許世間就是這樣,並不能把人生規劃說死。

「翔ちゃん這次多久沒見?」相葉雅紀拿了啤酒和下酒菜,在縮在沙發裡頭的櫻井翔旁邊坐下,打開了電視,裡頭播的是其實並沒有那麼好笑的愛情喜劇電影。

「大概三個月又二十五天。」櫻井翔接過相葉雅紀遞過來的啤酒,拉開了啤酒的拉環喝了一口,說了一句果然還是日本啤酒好。「下次可能更久,我要飛美國再去歐洲那邊。」

「沒辦法啊,我也要往東南亞那邊飛,雖然在日本的時間會長一點。」相葉雅紀對著他舉杯,再跟著櫻井翔喝了一口酒,「不如翔ちゃん我們去旅遊吧?」

「突然?」櫻井翔差點沒有一口把酒噴出來,他知道自己的戀人最喜歡的就是不按牌理出牌,然後再把自己用到腦袋當機,雖然他也清楚了解其實相葉雅紀一點惡意都沒有,只是單純罷了,「但是我沒、」

「沒關係啊就隨便走走。」

「……好啊。」撇開視線躲避相葉雅紀閃過來的眼神,櫻井翔有些遲疑地答應了,對他來說事情掌握在自己手裡是最安心不過的了,並不是說交給別人有什麼不妥,但是時間方面如果出了點差錯他還是會覺得有些不舒服。

櫻井翔沒由來的想起了上次相葉雅紀跟他這麼說大概還是兩個人的曖昧時期,相葉雅紀抓著他跑回了自己的老家,櫻井翔就連要去哪都被矇在鼓裡,更別提詳細的內容。

那時候還是夏天,還能夠玩點水吃點海鮮,兩個人在海邊的飯店裡泡了澡,又坐在懸崖邊看著夕陽聽歌,大概就是那個時候完全淪陷的,櫻井翔這麼想。

從那時起大概過了幾年,期間也偶爾出門個幾次,但是休息日基本都沒有重疊,兩個人都是一見面就開始倒數還能擁抱多少時間,然後再度飛上空中去服務大眾。

難得的春假,又剛剛好是新年,這樣的機會可能只一無二了,要櫻井翔列清單的話可能給他一本筆記本都寫不完,讓相葉雅紀規劃也好,隨意輕鬆、忘記時間和急迫感,漫步也不錯。

他看著對方興致勃勃的開始考慮該去哪裡玩的樣子,彷彿就像是畢業旅行之前的高中生,不禁開始猜想,即便今天晚上喝了點小酒,相葉雅紀可能也要睡不著了。

「翔ちゃん我們先去神社參拜。」

「隨你。」 



02. Hawaii

「翔ちゃん等等要去哪?」


相葉雅紀把行李放進櫻井翔的房間,幸好這次公司訂的飯店的床夠大,就算擠了兩個170多公分的男生下去也還綽綽有餘,在知道兩個人能夠塞得下那張說是單人床的床鋪的時候,相葉雅紀還說也許不會睡覺之類的話,接著就被櫻井翔揮空的拳打到閉嘴。


「我想去看夕陽。」櫻井翔回答。


兩個人用漫步的方式走到了附近的海邊,快要落日的陽光帶了點澄橘的顏色,灑在相葉雅紀帶了點棕褐色的頭髮上,櫻井翔突然覺得有點炫目,好像就快要太過刺眼而閉上眼睛的時候,手就被一個厚重的觸感給握住了。


「別閉眼睛啊,翔ちゃん。」


就算不看,櫻井翔也知道那個人大概是笑著的,帶了點青草和陽光的味道,像是剛曬好的被子一樣,蓬鬆柔軟的感覺,眼睛瞇成了一條線,然後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眼白。


櫻井翔索性不睜開眼睛了,只攥緊了相葉雅紀的手,「你領著我走吧。」


他又聽到了一點點的笑聲,混雜在後頭還在沙灘上面玩的人的聲音裡,還有小孩子吆喝著誰的名字,但是櫻井翔聽得到那個細細小小的笑聲。


這樣閉著眼睛走路讓他想起了那時相葉雅紀帶著他到千葉去,最後為了看夕陽還叫自己不准睜眼,非得要等到坐定位了,時間到了才準睜開。明明什麼眼罩也沒給自己帶,卻也不怕自己會偷看似的。


——翔ちゃん不會偷看,這點我是知道的。


——是這樣沒錯啦。


但是那時候櫻井翔還是老老實實地一點也沒偷看,緊張的抓著相葉雅紀的手,直到坐到了位子上,再打開眼睛的那個瞬間,他才知道什麼是夕陽的漂亮,所有光的碎片像是海浪一樣往他的眼裡一擁而進,景色沾了一點點的金粉,也像在上面鍍了一層薄薄的金,包括這個眼中盛滿淚水的人。


櫻井翔被相葉雅紀拍了拍手臂才張開了眼睛,夏威夷的海和天空都很乾淨,橘紅色的光從地平線的那端一路蔓延到了海和天空,幾個小時前他們還在上面飛行,經過三萬餘的高空,然後從日本到這裡。


櫻井翔覺得人過了三十歲似乎淚腺也變得更脆弱了一點,看到橙黃色的天空、撒入陽光碎片的海、染金的海岸線,櫻井翔突然覺得自己的眼眶有點溼潤,他知道站在隔壁的人也像是要哭了一般,耳邊傳來有點溼潤的呼吸聲。


他把相葉雅紀的手握得更緊了一些。


「我們來接吻吧。」


彷彿有人在模糊中這麼說道。 




TBC?


free talk

大家好,好久不見,我是暮雪

真的是好久不見啦,最近都是合作,應該還是有出沒的XD

這次也順利的完稿啦>///<!(大概

謝謝所有幫助我的人TT

也謝謝提供這個設定給我的彈珠TT

也歡迎填寫預定表單&詢問任何問題喔!

海外的話因為運費真的很貴很貴,如果真的有想要的話歡迎再跟我說

如果有什麼建議都歡迎跟我說 > < !

最後謝謝點讚、留言、關注、推薦、閱覽的各位

也謝謝看到這裡的你,我們下次見//


评论(4)
热度(34)
©暮雪株式會社 | Powered by LOFTER